OMG中国考古学家神秘揭露史前玉石文化中心就在南阳黄山区

我刚刚看到了一则非常有意思的新闻,其中提到了南阳黄山遗址是一个具有大型玉石器生产基地性质的大遗址,而且它是史前区域性中心聚落,也是史前玉文化中心。想象一下,在距离我们现在5000多年前的时候,这个关键的地区已经是中华文明形成的关键地区了。这个消息是从10月10日至11日,在南阳黄山遗址考古发掘专家现场咨询会上传出来的,并由中国考古学会新石器时古专业委员会、河南省文物考古学会主办,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承办,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协办。会议上来自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学、西北大学、浙江大学、郑州大学、湖北大学、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等地区的专家们都进行了论道南阳黄山。不得不说,这个遗址为研究中华文明的形成提供了看似简单但非常重要的关键材料。今天我看到了一则新闻,说是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等20余位考古专家和学者都考察调研了黄山遗址考古现场,并召开了咨询会,为黄山遗址寻找答案,提出了发掘与保护的建议。他们还对如何利用黄山考古成果建设丰山、黄山、独山一体化考古遗址公园,提出了具体的意见和建议。黄山遗址位于南阳市东北部卧龙区蒲山镇黄山村,考古勘探确定遗址面积约30万平方米。1963年,黄山遗址被公布为河南省第一批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黄山遗址升级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近几年黄山遗址迎来了第二次考古发掘,2020年11月更是被列为考古中国重大新成果。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南阳文物考古研究所从2018年5月至今对黄山遗址持续进行考古发掘,目前已经揭露了近2300平方米。据说黄山遗址是或为史前区域性中心聚落和玉文化中心,这也许是它被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原因吧。我清理出了许多跟玉石器制作相关的文物。其中,有仰韶文化早期的墓葬3座、房址1座、中期房址4座,晚期建筑4座、工棚式建筑2座、房址4座,灰坑18座,人工壕1条,疑似码头的港湾1处。还有屈家岭文化时期的玉石器作坊址7座、房址9座、大型夯基1座、活动面多处,保存较好的玉工族群大小墓葬120座、祭祀坑2座、灰坑91座。此外,还有仰韶或屈家岭文化的瓮棺葬138座和石家河文化时期的灰坑3座,以及汉墓22座。这些文物中出土了石钻、石刀、磨墩石质制玉工具、玉石器残次品、玉料、石料、陶器、骨器等4万余件。其中有多座酋长级或“大王”大墓,其墓主人随葬有两件玉钺、木弓、骨镞、陶豆、猪下颚骨等许多文物。而且玉钺质地非常精美,是独山地区的精品。特别是M77号墓,墓主人随葬了两件玉钺、木弓和装有骨饰箭箙的木杆骨镞等,还有猪下颚骨200余件。据专家们的研究,黄山遗址可能是一处史前区域性中心聚落遗址和史前玉文化中心。它是仰韶文化晚期和屈家岭文化大型玉器石器生产“基地”,出产的玉器(石器)主要是耒、斧、锛、凿、刀等玉石器。此外,还有一定数量的礼器性质的玉钺、玉琮和较多的璜、环、耳珰、珠等玉器。专家们认为,黄山遗址内涵丰富,反映了当时南北文化交流融合发展的社会复杂化和文明进程。它是我国新石器时期的一个重要考古发现。其中,还发现了打制、切割、琢磨痕迹的独山玉制品,这表明中原地区的先民已经初步掌握玉器加工制作技术。同时也证实了中原地区南部、江汉平原北部、汉水上游白河流域独特的崇玉方式与治玉方法。这一发现弥补了中原地区早期玉文化缺失的不足,改变了或正在逐步改变此前中原地区“玉器并不发达”的结论。因此,黄山遗址对于研究同时期玉文明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专家们呼吁加强黄山遗址的发掘与研究,以便更好地还原新石器时期的社会文化形态。这是我第二次来到黄山遗址考察,我一直在思考着一些问题。例如,我们已经发现了仰韶时期的房子,那么同时期的墓地在哪儿呢?我们还发现了屈家岭时期的墓地,那么同时期的房子在哪里呢?在屈家岭晚期,我们再次发现了房屋遗址,但这个时期的墓地又在哪里呢?我认为,虽然这些问题是在大型田野考古工作中遇到的共同问题,但它们也是黄山遗址今后考古工作的重点方向之一。 黄山遗址拥有独玉这一矿山资源,我认为我们以后要探讨的一个主题是,这种资源和社会复杂化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以及它对产品品类、产品流通和流通范围等事情的影响。 从仰韶文化到屈家岭文化,黄山遗址所呈现的文化转折和变化,是一个族群的延续,还是不同族群的竞争?如果这里的人群发生了变迁,那么制玉聚落遗址又是如何得以传承的呢?这些都是需要我们深入探讨的问题。我们在黄山遗址中发现了许多有意思的问题,比如山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田建文、薛新明等专家提出的问题,这些问题需要进一步的考古发现与研究来解答。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李新伟认为,由于先期发现的仰韶文化风格浓厚,后来又出现了屈家岭文化,这表明黄山遗址存在着重要的文化转折。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秦岭提出,黄山遗址有着独特的价值,可以从三个层次去论证、去体现、去阐述黄山遗址的价值。 首先,仰韶晚期的聚落,可以作为南阳盆地的中心这个角度去阐释其学术价值,根据目前发掘的情况来看,其聚落的规格、布局、生产体系、功能等,都能充分说明其中心性,而且这个聚落中心的布局,背后其实是一个社会关系的差别。 其次,我们在黄山遗址中发现了高等级墓地,这些墓地是在南北交汇的大背景下所形成的,具有很强的展示性。 最后,值得注意的是,这里有本地特有的独山玉资源,独山玉硬度高,本应该是不错的硬玉石。在此背景下,我们可以从考古学的角度去理解黄山遗址所具有的文化价值。我认为黄山遗址所展现出来的特殊生产体系对于当时的人们来说很难被开采利用,但恰恰被大量开采、加工和使用,这一点需要我们进行深入分析。 在黄山遗址中,有许多重要的遗址和文物,比如房址遗存、墓葬群、玉石器、人工壕沟等,这些场景给了我极大的震撼。我认为,我们应该利用科技考古的手段进行鉴定、测试和分析。 值得一提的是,在旅游业的发展中,专家也建议早日建成考古遗址公园来服务文旅业。 在保护文物方面,这里有巨大的文物价值、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因此我们应该建立健全的保护管理机制,制订相应的保护管理规定。我们还需要保护好独山、丰山、黄山、白河整体空间格局,特别是确保黄山遗址与独山、白河之间的视线廊道畅通。 最终,我认为我们应该尽快建成黄山考古遗址公园,让这处具有重大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的史前遗址成为南阳文化地标,服务南阳文旅的大发展和大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