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声夺人 论玉雕作品取名的重要性

先声夺人 论玉雕作品取名的重要性


新疆和田玉挂件

玉雕在中国发展数千年,题材丰富,优秀作品更是数不胜数,而玉雕的大师名家也不少,然而我们却发现,玉雕的名字总离不开那几个字,就好比近几年新生儿爆款名字子涵、浩轩、诗雨一样,听得让人耳朵生茧、味同嚼蜡。

其实这不怪玉雕人,因为在传统的玉雕行业里,玉雕人的创作大多是命题作文。无论是按照圣旨的要求来治玉的官玉,还是按照达官贵人的要求来创作的民玉,玉雕人都没有太多创作自由。既然是命题作文,那么题目自然是现成的,不用玉雕师来起。

再者,之前很长一段时期内,玉雕行的交易方式基本上是玉雕师直接跟买家面对面交易,买家直接看东西来决定是否成交。于是乎呢,久而久之,很多玉雕人就习惯了直接用作品说话,而基本上想不起来还要专门给作品起个好名字。对他们来说,有起名字那闲功夫,还不如再多做几件好活儿来得实在。

但是随着行业发展越来越规范化、现代化,大师、名家的玉雕作品开始越来越多地通过正规拍卖行来进行公开拍卖,而许多大师工作室的品牌意识也越来越强。在这种情况下,对玉雕作品通过印刷品和互联网的宣传势必越来越频繁,那么一个好的名称,必然会让受众在看到作品实物之前,起到先声夺人的效果。

给玉雕作品起名,虽然没必要像给孩子起名那样算八字、掐阴阳,但也有一些约定俗成的套路,一般来说,大致有以下五种:

一、看图说话式

这类起名方式适合那些中规中矩的历史人物、宗教造像或器皿作品,如关公、达摩、地藏王、白度母、薄胎碗、瓜棱提梁壶。

这种命名方式的优点是直截了当地说出题材或主要工艺,让人一目了然。缺点当然也很明显,就是并不能体现作者在创意层面上的思考,尤其是一些颇有新意或者意境高妙的作品,起了这种太过寻常的名字,剪断了观者的联想思绪,实在有些可惜。

其实,这类作品完全可以从作品情景或者人物神态入手,起一些更具感染力的名字。比如达摩也可以叫禅定、观心,突出他修行的专注;再比如,地藏王可叫心慈万物,或者情观六道,来彰显地藏王悲悯众生的情怀。

二、祥瑞谐音式

这类起名方式由来已久,也是传统工艺品当中最受欢迎的命名方式,皆因中国从天子到庶民,无不对好彩头有着偏执的推崇。这类命名一般只与作品上的那些祥瑞符号有关,与工艺、意境等并无太大关系。典型的有封侯拜相(猴子、大象)、福在眼前(蝙蝠、弥勒、铜钱)、平安无事(素面玉牌)、把把胡(玉壶把件,搓麻人士的福音)。这种起名方式的缺点在于随处可见,缺少特点,也无法体现工艺程度。

如果愿意花心思的话,完全可以用名称将吉祥含义进一步延伸、扩展,比如猴子大象也可以叫智勇双全,素面玉牌也可以叫澄心静意,这些更通俗或者更婉约的表达或许更能贴合现代藏家的审美志趣。

三、引经据典式

这类起名方式是传统玉雕中最有文化格调的一种,以诗词、戏曲、民间故事等作为素材。如香远益清(荷花、荷塘)、曲水流觞、烟花三月(山水牌)、等等。由于与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有着密切的联系,这种命名方式较为风雅,颇受欢迎。

但很多题材市面上十分常见,所以重名率还是很高,如果想不落窠臼,不妨从典故中找寻更细腻的情节,或者从含义类似的诗词中截取,比如荷塘荷花可以叫仲夏清芬、亭亭映月,曲水流觞可以叫上巳雅集,山水牌也可以叫折柳依依、或者 江岸聆风等等。

四、简练写意式

这类起名方式应该说是最能体现玉雕之艺术性的一种,一般以减法原则和较为抽象的字词,来凝练地概括作品意境。以这类名称命名的作品中,大部分为佛教题材,也有表现道家精神、山水意境的。如停云、得悟、净、空、觉。

这类名称的优点是直指作品的核心意境,又给人丰富想象空间,但有时也可能太过抽象,不好理解;再者,同样有重名率高的问题。不妨另辟蹊径,从佛学里选取更为冷僻的概念,比如佛也可以叫觉者,观音可以叫度已,一些表现修行高深的作品可以叫岂必委芳尘、浮光流逸,总之,是时候给观者一些新鲜感了。

五、脑洞大开式

这类起名的出现,首先是因为有脑洞大开的作品。近年来,年轻玉雕师不断成长起来,一些前卫、新颖的创作手法也开始出现,随之而来的,也有作品名称的思路清奇,比如世界、超脑、吾,虽然创意大胆,但有时候用力过猛也容易让人不知所云。这种问题,还需要创作者提升自己语言修为,起名时尽量表意准确。或者还有一个捷径——结交一位中文系或者历史哲学系的朋友吧。

其实近年来,通过玉雕作品名称的演变,我们能够感受到整个玉雕圈呈现出一种良性的趋势,那就是无论玉雕人还是收藏家,除了考究工艺之外,也更加关心作品背后的文化内涵、审美品位。

因此,好好起名,于玉雕人而言,并非小事,而是树立自己艺术风格乃至打造品牌特色的重要工程之一。如果你真的爱重自己的工艺技法、创作心血,那就更应该深思熟虑,赋予作品一个恰如其分的名字,画龙点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