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良渚260件珍贵玉器见证史前玉文化巅峰

了解良渚260件珍贵玉器见证史前玉文化巅峰

点击进入下一页/

点击进入下一页/

点击进入下一页/

点击进入下一页/

点击进入下一页/

点击进入下一页/

5000多年前,良渚土地上逐渐形成了一个以稻作农业为经济支撑、社会分化和统一信仰体系的早期国家。 良渚玉器以数量多、品种丰富、雕刻精美而著称。 其精髓已达到中国史前玉文化的顶峰。 良渚玉所蕴含的文化精髓,已经传承了五千年。

如今,260件(组)良渚玉器珍品已入驻故宫博物院。 5000年前的玉器与拥有近600年历史的紫禁城息息相关。 在武英殿的“良渚与古代中国——玉器展示的五千年文明展”中,静静地向世人讲述着尘封千年的故事,展示着中华五千年文明。

知识点

良渚的前世今生

2019年7月6日,在第43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中国“良渚古城遗址”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55处世界遗产。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良渚遗址发掘队队长刘斌表示,从良渚古城的工作量来看,其内城面积相当于四个故宫的面积,面积300万平方米,外城面积6.3平方公里,约8个故宫大小。 中心区域为宫殿区。 城市设计与后来的首都一致,城市布局相当于北京。 周边有水坝11座,形成庞大的水利系统; 同时,整个古城和水利系统的土石量总计超过1000万立方米。 可以想象,组织实施如此大项目的背后社会组织必定是A级国家级组织; 另外,从发掘的墓葬和出土器物(以玉器为主)来看,至少反映了四个社会阶层的层次。 这种社会复杂程度也是一个民族国家。 “这些都是国家和文明出现的有力证据,揭示了5300多年前,长江下游和太湖沿岸出现了信仰高度统一的国家,展示了中国史前稻作文化的极高水平。五千年前的成就,良渚文化对中华文明产生了巨大影响。”

展会亮点

堪称“史无前例”的展览

此次展览是良渚古城遗址成功申报世界遗产后良渚玉器的首次亮相。 从时间上来说,它横跨新石器时代的良渚文化时期,一直到明清时期,贯穿了中华五千年的历史。 通过“绪论”、“神王之国”、“文明传承”、“结语”四个部分,完整、系统地反映了良渚文明的早期民族特征及其对后世文化的影响。 此次展览选取的文物以墓葬玉器为主。 刘斌表示,良渚文化最大的特点就是崇尚玉,用玉器来彰显身份和地位。 由于玉的象征意义,通过不同的玉及其组合,可以推断出良渚玉的主人的性别、地位等。 本次特展的展品大部分出土于翻山十二号墓和尧山十一号墓。 其中,翻山12号墓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高级别的良渚文化贵族墓葬。 “根据出土玉器判断,翻山12号墓的主人是‘良渚王’,瑶山11号墓的主人是‘良渚王’。” 刘斌表示,本次展览还借用了许多与良渚省相关的玉器。 由此可见,良渚发明的玉器对中国全境影响很大,北至陕北榆林石峁遗址、延安庐山峁遗址,南至广东石峡遗址。 ,良渚玉器已出土。 观众可以发现,4000多年前的中国,就曾有过这样的远距离文物交流和互动。 如今,这些玉器与故宫收藏的乾隆年间良渚玉器“相遇”,让中华五千年真正相连。 一起。

“在中国玉文化中,良渚玉文化是史前玉文化的最高峰,这次展览堪称史无前例的展览。” 此次展览总策展人、复旦大学文物博物学系教授高孟和表示,此次展览首次汇集了9个省17个文博单位的260件(组)良渚玉器。全国各省市。 它将良渚出土的、历代收藏的良渚玉器全部放在紫禁城的平台上,呈现给全国观众。 在展览的策展方面,选择故宫也具有象征意义:拥有近600年历史的故宫与中国最早的都城良渚古城遗址相遇。 这样一场跨越古今、时空的对话,通过玉讲述了中华文明五千年发展的故事。 发展史是连续的、多元的、综合的、包容的。

展会亮点

最重的重量

《从越二王》同台亮相

高孟和介绍,良渚人创造了统一的神灵形象,设计了以琮、碧、钺等为代表的等级制玉礼体系,俗称“三大品”。 良渚王是良渚的最高统治者,兼有王权和神权,体现了政教合一的特点。 这是迄今为止中国已知最早的国家形式,因此被称为“神国”。

中国古代有“国家大事是祭祀和战争”的说法,即国家大事以祭祀和战争为主。 这种观念在良渚文化中早已体现。 良渚王拥有神权、兵权、王权,玉成为王室。 权力的代表。 浙江余杭翻山十二号墓,是良渚王墓。 该墓随葬品数量多、种类齐全、质地优良、工艺精湛,远远超过其他墓葬实例。 本次展览最重要的两件文物——“丛王”和“越王”就出自这里。

琮最早创制于良渚文化,为高级贵族所拥有。 它在后来的文化中得到了继承。 到了清代,玉琮仍然受到上流社会的喜爱。 浙江余杭翻山12号墓出土的一件“重量级”玉琮,高8.9厘米,上径17.1~17.6厘米,下径16.5~17.5厘米,重6.5公斤。 这是迄今为止雕刻最多的。 其精美、品质最好、体积最大的玉琮堪称“琮王”。 其内圆外方,中部贯穿其中,四个角刻有神、人、兽图案。 据介绍,玉琮是良渚文化时期用于沟通天地人神的礼器,体现了良渚先民的宇宙观念和精神信仰。

展厅内,“越王”与“丛王”并肩而立,尽显威严。 “越王”是目前唯一雕刻有神、人、兽、鸟图案的玉斧。 这把奢华的玉斧是国王的权杖,象征着权力和威严。 柄上镶有玉漆,上下端装有玉贝、玉镦。 玉贝的造型取自神徽的王冠和帽子,体现了王权的神圣。 玉镦上有截面呈椭圆形的榫头,内部有孔。 下榫饰有变形鸟纹及神、人、兽面纹。 良渚王下的“二王”,是良渚最高统治者至高王权的象征。

丛是什么?

将玉琮配饰瞬间变身“乾隆特色”

“现在已经清楚,玉琮与祭祀、礼仪有关,但玉琮为何做成这样的形式,以及使用时如何放置,还需要继续探索。” 高孟鹤说,一个有趣的事实是,大概从汉代开始,琮的具体功能就不太为人所知,但良渚文化的传承却被后人源源不断地继承,古人一直在仿制玉琮。 会有不同的调整或简化,但其“外方内空”的结构直到清代才发生变化。 因此,良渚文化仍然给我们留下了很大的探索空间。”

紫禁城前任主人乾隆皇帝一生痴迷玉石,写下了数百首玉诗。 他称赞良渚玉“色如黄渊”、“质如贵章”。 高孟鹤表示,故宫此次展览提供的34件珍品中,很大一部分是乾隆皇帝收藏的良渚玉器,其中有一些已经变得富有“乾隆特色”。 其中,玉琮内壁饰有乾隆精美的珐琅彩囊,并刻有御诗。 他在御诗中明确将这种玉琮视为汉代贵族车竿上的装饰品。 然而,乾隆和工匠都不懂玉琮上的神人纹,在雕刻诗文时,把文字倒着刻,与外面的神人纹正好相反。 有趣的是,铜胆玉琮还具有一定的实用功能。 可用作花袋或香薰,成为乾隆每日欣赏、把玩的陈设物品。 “乾隆还把一些玉琮变成了笔筒、花瓶等器物,可见他本人一直在探索琮的具体用途。” 高孟鹤说,乾隆在世时,他就一直在研究这些玉器的年代。 “一开始我以为是汉代,后来想想可能比汉代还要古老……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应该是研究良渚玉石的第一人。”

最早的礼制

良渚皇后独有的玉黄12件套

展厅中,价值最高的良渚皇后玉器尤为珍贵。 这是一件由黄和圆形徽章组成的珠宝。 据高孟鹤介绍,良渚玉璜呈半玉状,正面雕有神兽图案,尖角大眼,下部有半圆弧形线条,包括嘴和可能的下肢。 它具有龙头图案的特征,大眼睛之间的缝隙是顶端位于娟的凹口处。 玉璜一般与成组的圆章组合使用,作为颈饰和胸饰。 是良渚女性达官贵人的专属配饰。 皇后拥有的圆牌数量最多,有12套。“这样的首饰戴在胸前,象征着女性特征。它所搭配的大量圆形饰物表明,在良渚女性中,只有皇后级别的贵族才能使用玉石。”这种规定是中国最早的礼制。

本次展览的展品体现了良渚文化丰富的玉器造型,包括玉璧、玉杖、玉冠、玉璜、玉镯等。高孟和表示,本次展览的另一大亮点是玉器的选材和整体展示。与国王和王后合葬的物品。 “以往的展览主要展出以‘丛王’、‘越王’为代表的重要文物,这次展出的几乎是一整套配套的玉器,包括一些玉璜、玉镯等独具特色的玉器。高孟鹤表示,通过这样的展览,观众可以了解到五千年前良渚国王和王后的地位、身份和权力,同时良渚玉器的礼制也体现了良渚玉器的礼制。中国最早的礼制,说明良渚时期就已经产生了以礼治国的内涵,并且这种礼制一直传承到封建社会后期。

石刻工具

出现在石斧上

5000年前

原文

玻璃陈列柜里,透过放大镜看去,一把小石斧上出现了原来的文字。 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石斧上的符号规整有序。 据介绍,这是我国出土最早的刻字石斧。 “在五千年前的良渚文化中,早期文字的雏形就已经出现了。我们说中国有骨文、陶文、竹简文,但石上文字,我们称之为‘石刻,应该是最早的。” 高孟和说,文字也可以被视为一个城市、一个国家形成的标志。

据介绍,良渚文化共发现340多种、700多个描绘符号。 多个描绘符号组合并排列在一起。 它们具有写作的功能特征,可以被视为原创写作。 然而,石斧上的符号所传达的意义和良渚文字的解读,学术界仍在研究中。 良渚时期还发现了许多雕刻石斧,堪称中国最早的雕刻石器。 (记者 李启尧 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