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玉雕大师的思考人才和数据是点燃文化产业的火种

【亿邦原创】作为人类文明最古老的艺术之一,玉雕在世界上已有5000多年的历史。

从古老的美玉猪龙,到久负盛名的古玉玺、族玉,玉器承载了太多文明的火花。 时至今日,玉石仍被大众视为珍宝。 从和田的喀喇喀什河,到南阳石佛寺的批发市场,再到全国各地的古玩城,到处都在淘宝。

但对于目前的市场来说,玉雕这一传统行业“失传”了。 一方面,现代工业化、机械化、集约化生产大行其道,玉雕行业举步维艰,高贵宝石与现代产业体系存在根本矛盾; 另一方面,新一代消费者对翡翠文化知之甚少。 意愿不是普遍的。

如何将传统文化产业与现代消费市场完美融合? 同样具有非标准、难以集约化生产特点的创意产业,被认为是玉雕行业的目标。 如何传承和发扬传统文化,对接现代创意产业,充分挖掘宝物背后的市场价值?

这背后需要足够数量的可以创新的艺人资源。 在玉雕界,玉雕大师就是这样存在的。

目前,国内经过官方机构认证的玉雕大师不到1000人,而且大部分已经不在行业内。 这也构成了当前玉雕行业的发展困境。

孙国双是年轻一代中为数不多的还活跃在生产一线、具有较高学历的玉雕大师之一。

据了解,孙国双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签约北京保利画廊,从事玉雕行业20余年。 一直居住在中国最大的玉雕产业带、“玉雕之乡”河南省南阳镇坪石禅寺。 目前经营着自己的文化品牌“沐芝堂”,拥有“梨园春”和“花语之门”两个知名文化IP。 除日常生产销售业务外,还负责国内紫绿玛瑙文化研究和镇平玉业整合与全国高校产教融合的桥梁工作。

翡翠作为目前各大电商平台的必备品类,对于平台内用户分层、树立用户消费心态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但围绕翡翠的消费模式、平台模式、创意产业、文化产业背后隐藏着怎样的矛盾? 贯穿华夏文明五千年的玉器文化,与注重ROI的商业文明,正在发生怎样的碰撞?

为什么玉雕从业者越来越少?

“现在也是一种残缺的美。” 孙国双对当前的玉雕行业进行了点评。

目前玉石市场价值尺度混乱,价格体系更多取决于原石供应和消费者对不同玉种的认知。 除了少数能在拍卖会上拍出高价的杰作外,大多数玉雕产品都难以界定设计、工艺和流通的附加值。

这些都造成了原石市场畸形的价格体系,使得玉雕从业者的积极性降低,但同时也让国内玉雕行业成为少数不涉及的行业之一。

“玉雕行业基本处于空壳状态,上游原石不属于你,下游销售不占优势。大环境好的时候,行业可以跟风赚钱,而决定你生存的都是外在因素,过去这个行业靠的是人口和人力,现在加工技术和设备已经成熟,重要性就更低了。

尽管电商、新消费、直播在石佛寺遍地开花,但这个空壳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 孙国双将这个问题归结为“平台流量的逻辑与产业发展的逻辑不同”。

“平台流量的逻辑是,卖得好就给你带来流量。比如和田玉市场价高,网上充斥着和田玉,哪个型号卖得好,就会在直播间使用.但从行业的角度来看,必须挖掘每一件玉器背后的文化,背后的特征。 他说。

孙国双曾组织200多人的团队研发紫绿玛瑙加工工艺,并专门从事相关产品设计,被认定为紫绿玛瑙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 但尽管相关产品以其独特的色彩呈现和出众的设计能力出口至全球,但在国内电商市场依然从容不迫。

事实上,与国内有色宝石市场的活跃相比,在色彩表现上更具特色的紫绿色玛瑙潜力巨大。 但销售平台没有兴趣扶持一个新的翡翠品种。

当然,这也与紫绿玛瑙设计加工难度高有关,不能机械化组装,成本和库存更难保证。

玉器市场为何难以拓展?

其他大众消费品,在市场进入供过于求阶段后,相关行业会从设计能力出发,通过大量的新模式试水更好的产品,通过运营的内化提供更好的服务,从而抬高产业的天花板。整个行业。 翡翠品类很难重现这条路线。

首先,很难走支付测试流程。

试模需要有库存作为依据,电商平台的试模库存一般在100件左右。 但对于一些翡翠品类来说,这样的数量已经是爆炸了。

“我们的新设计一般先生产8到10件。” 孙国双表示,这样的供应量很难测试,玉雕产品还没有形成有价值的测试模型。 就连玉雕品牌是否要进行检测,也存在争议。 “创意产业和文化产业还是有区别的,它们有重叠,但又很不一样,创意最终还是要靠销量。”

在他看来,文化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研究、发现和传播。 当前国内文化在传播过程中还不够成熟,导致研究和发现的投入不足。 具体到玉器文化领域,除了媒体环境不规范外,商业传播路径也被销售平台的规则割断。

例如,主流电商平台对店铺的价格范围、关键词的准确性都有极高的限制。 这种限制导致玉石商只能销售相同价格区间的产品。 但实际上,对于行业内已经具备相当销售能力的商家来说,应该已经承担了玉石新品种的挖掘工作。 然而,翡翠新品的单价往往偏低。 在这种市场环境下,商家想推也推不了新玉种。 他们更愿意弱化自己的玉石标签,向市场空间更大的珠宝品类靠拢。

而纯粹的创意在平台面前是买不到便宜的。

“平台要看店铺的评分,背后是销量和销量,只有设计版权,平台能提供的宝贵资源还是有限的,因为平台不可能派人帮你一一抓抄袭。”一个模型,我们自己卖了100份,别人抄袭后可能卖了几万份,这种机制设计很难形成竞争力。 他无奈的说道。

不过,孙国双仍在推进玉雕行业的知识产权制度,以期在未来聚集更多的服务资源。

他指出,一些平台虽然设立了服务达人的服务版块,但销售心态依然偏强,不适合玉石这样重文化的行业,难以形成良性增长。

“我们主要是利用微商渠道,虽然现在直播很火,但我一开始并没有投入,因为太消耗个人精力和时间了。” 他指出,这不是个例。 目前,相当一部分玉石商家仍依赖微商渠道进行销售。

翡翠行业的发展靠什么?人才和数据

翡翠作为珠宝首饰的重要品类,面对更大的珠宝市场有着不可估量的发展空间。 同时,翡翠是资产和运营投入大、资金消耗大的品类。 在新消费投融资火热的背景下,玉雕产业带能否也借此腾飞?

孙国双表示,他不排斥资本,但整个玉雕产业带还没有准备好。

石佛寺玉雕产业带面临人均文化水平低、企业经营专业化程度不够等问题。 这样的产业成熟度还没有为资本的到来做好准备。

孙国双坦言,人才引进是石佛寺玉雕行业的难题。 并在全国推动地方玉雕行业产教融合、校地合作、校企合作,成立了玉雕人才服务中心。

“大学生首先要通过国家文化课,最好是文化课统一考试和专业艺术课的联考,这样的人才转一两周就可以上岗了。” 他介绍,2020年,玉雕人才服务中心曾定下目标,用3到5年的时间引进2万名高校毕业生。 但受疫情影响,今年实施速度加快。

”玉雕人才服务中心在生产、创作、管理传播、销售等方面形成了一套经验,提供玉雕创作基地、配套资金和原材料销售渠道等创业孵化服务。借助这些资源,人才会工作,会创业,会赚钱,会找到合伙人,然后你就不会离开。” 孙国双认为,对于大学生人才来说,玉雕行业优势非常明显,“创业门槛低,钱好赚。”

由于玉雕工艺已经实现了机械化生产,知识产权的保护也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孙国双希望通过搭建知识产权服务平台,跑完知识产权保护的最后一公里。

此外,孙国双还建立了一套“艺术品大数据系统”,通过对艺术品进行大数据分析,确定艺术品的价值和名称,“让艺术品的价值有据可依”。 孙国双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