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散文 温秉伦历史与文脉的延续上

文化散文 温秉伦历史与文脉的延续上

第四章:对历史和背景的持续关注

历史学家说过,没有被叙述的历史就不是历史。 无论距离多远,人们总是试图寻找一些微妙的光来照亮自己的记忆,这是我们不可或缺的光源之一。 这些文化宝藏的坐标似乎是为了展现时间的流动和记忆的细腻而设计的。

1、石林喀斯特地质研究馆随记

无论是地球的物质组成还是地球生命发展的历史,无论是三叠纪古海洋世界还是喀斯特地貌的演化,无论是照片还是实物,无论是化石还是模型,它们都带领人们回到那遥远而重要的历史场景并见证它。 生命和物种进化的传奇。

如果说有一支神笔记录了喀斯特地貌的前世今生,记录了石林远古的梦想,记录了造物主的预感,那么石林喀斯特地质研究馆一定是最丰富多彩的。

如同一场精心打造的邂逅,在举世闻名、兼具“世界自然遗产”、“世界地质公园”、“国家5A级风景名胜区”称号的石林风景区一级保护区内,居然有这么大、雄伟、雄伟的建筑矗立。 总占地面积70余亩,总建筑面积5万余平方米。 集科普教育、学术研究、教育休闲、休闲度假于一体。 它对石林风景区的自然景观资源进行了补充和诠释。

这就是石林喀斯特地质研究馆,是一座风格典雅、含蓄、富有艺术气息的建筑群。

如此真实自然的博物馆实属难得。 科学建馆、传承文化、守护家园的宗旨,使其无与伦比、傲然挺立。 博物馆功能齐全,综合性强。 从外到内,做到了自然与生态、收藏与保护、美学与科教并重、服务与文化并重。 收藏展示的物品一万余件,展品的丰富程度远远超出常人的想象。 馆内有上百件国宝级展品,其中十件是吉尼斯世界纪录中最大的。 自成立以来,已成为最具旅游价值的国际地质博物馆。

鞋跟敲击着石质地板,一串串的钟声在博物馆广阔的空间里回荡。 石林的前世今生,缓缓地展现在我的眼前。 科研大楼、科教馆、高科技飞行剧场、植物园四大展厅,结合石林的形成机制、喀斯特地貌类型、地球生命的演化发展、物质地球的组成、资源利用以及地球的地质过程现象。 生态环境的多样性、中生代古海洋奇观等地球科学知识从不同角度、深度、方向展示。 感受它的原创性、科学性、知识性、观赏性、趣味性和娱乐性,让我感到穿越亿万年历史的陶醉和满足,充满激情地在三叠纪复杂的生态系统中大声歌唱。

博物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历史和时间的守护者,是物种变迁和生命进化的见证者。 我集中精力,沉思忧郁,放慢脚步,尽可能的放慢速度,让心跟随它的布局,它的节奏,它的解读,进入地球生命发展的一系列篇章。

喀斯特演化与洞石特展

石林是世界喀斯特地貌的精华。 拥有世界上喀斯特地貌分布面积最广、类型最全、形态最独特的古生代喀斯特地貌群落。 它不负“世界奇观”的美誉,堪称天然喀斯特博物馆。 自然雕塑博物馆具有极高的科学价值和审美价值。

展览内容是地下水溶蚀和可溶性岩石分布区长期塑造而形成的各种地表和地下景观。 地表景观以石林为例。 通过图、文、物相结合,生动直观地再现了喀斯特地貌的演变和变化。 博物馆收藏了数十年来不同洞穴环境和沉积地点形成的数百吨洞石,再现了壮丽奇特的地下喀斯特景观。

地球生命发展史特展

走进这个博物馆,你可以全景地看到地球生物亿万年来的发展和进化。

馆内数千件珍稀展品涵盖了国内外地球生命发展演化的永恒历史。 一排排展柜和展区按照地质历史发展的顺序排列。 太古宙、元古代、古生代、中生代、新生代的标志性生物化石一一排列,尽可能还原和还原生物的生存状态。 图片与展品对比放置,直观明了。

我凝视着来自宇宙天体的铁陨石、地幔深处的宝石橄榄岩、江南古大陆的球形蓝藻、寒武纪生命爆发的澄江动物群,感叹不已。 距今200至5亿年的国内外三叶虫精华,琳琅满目的角石、笔石、珊瑚、腕足类、海百合、癣菌、菊石、鱼类等众多生物群落,让我眼花缭乱。 大大小小的海洋霸主鱼龙、海龙、贵州龙,还有中生代称霸陆地的恐龙家族的蛋巢、爪子、牙齿和骨头,把我带进了一个童话世界。 沼泽中的植物世界和产煤植物群落生机勃勃,新一代的哺乳动物和昆虫栩栩如生。

地球物质组成与资源专题展览

这里有来自全国各地的近千件藏品。 展览按照展品的化学成分进行排列,从天然元素、硫化物、氧化物、卤化物,到碳酸盐、硅酸盐等。

我们从未在同一时间和地点看到如此密集的石英、长石、云母、方解石、白云石、蛇纹石、绿帘石、石榴石等非金属造岩矿物。 有助于人类生存和文明发展的主要矿产资源清晰可见,包括金、银等贵金属,钨、锡、铋、钼、铜、铅、锌等有色金属以及黑色金属例如铁和锰。 在这个展厅里,每件巨型藏品重达8吨至18吨。 收藏过程历经重重艰难险阻,汇集了黄铁矿、黄铜矿、方铅矿、毒砂、方解石、萤石、宝石级闪锌矿等珍稀品种。 。

宝石、玉石及有色宝石特别展览

宝石的应用源于西方张扬奔放的民族个性。 东西方文化的交流与融合,使得宝石热潮在东方民众中迅速蔓延。 博物馆根据社会关注度和展品特点设计展区。 藏品中的展品包括祖母绿、海蓝宝石、电气石、黄玉、橄榄石、绿色石英、蛋白石、石榴石、红宝石、蓝宝石和尖晶石。 等重量级宝石,以及出产宝石的含矿伟晶岩也都在这里展出。

最美丽的石头是玉。 馆内藏有翡翠、和田玉、黄龙玉、岫玉、龙胜鸡血玉、绿松石、树玉、南红玛瑙、青金石、虎眼石、孔雀石等珠宝首饰,温柔含蓄,体现了“君子有德于玉”的氛围。 同时还展示了拉长石、萤石、金冰山、蛇纹石、大理石、玉髓、玛瑙、碧玉、彩色方解石等彩色宝石品种。

地质现象专题展览

应用“以今推古”的实在论原理,可以帮助人们通过眼前残留的现象理性地推演过去,分析有机或无机世界的各种起源。 对各种地质现象的展示、观察和分析,可以识别和重建远古时期的复杂过程,有助于了解过去、重塑历史、探索资源和保护环境。

根据这个概念,博物馆展示了:褶皱、断裂、节理、绳状熔岩、火山弹、火山角砾岩、杏仁核、晶体腺体、排气锥、条纹结构以及内部动力学形成的片理。 结构等; 外力作用形成的球形风化、差异风化、差异溶蚀、差异磨蚀、层理、斜层理、波纹痕、泥裂、虫迹、结核等,千变万化,不胜枚举。

观看石文化专题展览

“天赐奇石,人赐奇思妙想”是东方民族赏石、玩石、爱石的文化传统。 馆内有大中型水石、风磨石、山石数千块。 水石采自云南澜沧江中下游、湄公河上游、金沙江中下游及川、黔、桂主要河流。 风磨石来自偏远的戈壁滩。 岩石采自云南东部地区。 赏石、玩石修身的文化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 放眼望去,栩栩如生的造型石、柔软多变的纹理石、蕴含秘经的奇特石,以及两百多个近乎真实的石宴——满汉全席,令人叹为观止。

漫步于此,你可以看到远古时期的化石复活,矿物质晶莹剔透。 当眼睛不知所措时,一朵单花直径68厘米的特大菊花石映入眼帘。 它的雄蕊是距今2.7亿年前的腕足动物化石。 它不仅具有蝴蝶恋花的诗意,而且具有深厚的科研价值。 。

名木乌木特展

木树牌是天人合一的艺术品,乌木造型构成了具有灵性的木古董。 当您来到由数百个大型名木树标和巨型乌木根艺术组成的展厅时,您将步入一个木艺术的艺术王国。 这些藏品是博物馆馆长多年来通过抢救行动,从因工程建设、矿产开发或泥石流、地震、雷击等自然灾害而倒塌或被掩埋的古树中收集到的珍贵稀有树种。

红木、金樟、柚木、黄杨、金丝楠、山毛榉、云杉、黄连木等珍稀树种也落户于此。 有的保持原貌,有的经过后期加工赋予了文化内涵,成为“彝乡图腾”。 、《威猛猛虎》等被誉为馆藏经典佳作。

乌木又名阴沉木。 既有木的优雅,又有石的韵味。 被誉为“东方神木”、“植物木乃伊”。 具有不虫蛀、不褪色、不腐烂、不变形等特点。 “百凤朝阳”、“神鸟归巢”、“圣人传教”、“仙女散花”、“飞龙腾空”等造型独特的大乌木,诠释着悠远永恒的神话。

三叠纪古海洋世界特展

这是一个大型古生物化石博物馆,重点关注三叠纪海洋生态系统的恢复。

在经历了规模最大、涉及生物类群最多、影响最深远的二叠纪生物大灭绝,导致当时世界上92%以上的海洋物种灭绝后,三叠纪海洋生态系统已经灭绝。极具科研价值。 在古生物学和古生态学中具有特殊意义。 看到了100多平方米的海百合化石,12米长的萨斯塔鱼龙、孙氏新蒲龙在海百合和菊石之间游动,龙与花共舞; 黄果树安顺龙、短龙、剑齿龙、鱼龙、长颈龙等栩栩如生。 最难得见到的是保持原貌、未经修复的“化石组合”共生原石。 化石能隐约显示出生物的轮廓及其最初的埋藏形态:短吻钝齿龙(Tylocosaurus)、周氏贵州鱼龙(鱼龙)、新浦中华肌齿龙(Cleurodontida),并伴有鳞齿鱼、海百合、菊石等。这是三叠纪繁荣的海洋家族的繁华景象。

来自新生代的陆生哺乳动物猛犸象和披毛犀矗立在高大宽敞的展厅里,像两位门神守护着海洋中的生灵。

宝石鉴赏厅

该平台聚集了国内外知名宝玉石的展示、加工和高端定制。 展览面积1200多平方米。 展厅内展示了60多个品种的国内外知名宝玉石。 是一个传承宝玉石文化的平台。 专业的聚集地。 展品涵盖红宝石、蓝宝石、祖母绿、碧玺、黄玉、蛋白石、尖晶石、水晶、石榴石、玉石、和田玉、黄龙玉、鸡血玉、绿松石等宝石,同时还展示金、银等贵金属。 简约的原石直观地展示了宝石的原始之美,引导人们探索这些宝石的前世今生。 经过艺术家精湛技艺的雕琢,玉石褪去了单纯,成为凤凰涅槃。 耀眼的光华中,诉说着前世今生的不朽传奇。

走出石林喀斯特地质研究馆,就像穿越亿万年重见天日。 这个地方从建立之初,就注定会成为石林记忆中一个巨大的存在,无论是地球的物质构成还是地球生命的发展历史,无论是三叠纪的远古海洋世界或者喀斯特地貌的演变,无论是照片还是实物,无论是化石还是模型,都带领人们回到那遥远而重要的历史场景,见证一段生命和物种演化的传奇。

2. 石神的秘密预言

一抹野草满墙,千年往事无声流走。 时间在岩石的纹理中一点一点流逝,胸中的丘陵和山谷在明月和凉风的支撑下,流畅的笔迹和墨迹最终成为永恒的芬芳。 艺术家的情感深深地融入到石画中。 书法与笔触,以天然石材、彩砂营造出独特的意境。

摩崖石刻栩栩如生

看到这组摩崖石刻,看到篆、隶、爨、韦背、楷、行、草的书法,我想起了唐代的气氛,想起了那个人性充满震撼和个性的特殊时期。得到了极大的展示。 张旭三圣杯草传奇,在太子面前摘下帽子,袒露头颅,挥纸如烟。 怀素疯狂地来看世间,醉得醉醺醺的,目光聚焦在那些石刻上,满脑子都是山河,物物无数。

散布在大大小小的石林风景区内的摩崖石刻,都是东汉至近代的雕刻、彩绘作品。 它们数量众多,体型巨大。 最大的石雕高近四米,最小的只有三十厘米。 石与人的狂欢,诗词与书法的对比,喀斯特自然景观与艺术的呼应,汇聚成一场激情的舞蹈。 这些石雕无视原则、说教,甚至规则。 它们是一种独特的跑蛇飞龙艺术,让大厅里充满了骤雨和旋风的声音。 他们是另一个明亮美丽的世界,有美妙的笔和鲜花。

那天是阴天,阳光一半隐藏在石林后面,一半落在摩崖石刻上。 一丛野草覆壁,清风明月无声东流。 篆书、行书、隶书、楷书、草书、魏碑体、小篆体……书法的形式有很多种,有青春的激情,有中年的沧桑,有志气和知足,还有无忧无虑的世界。 精美的雕刻呼应喀斯特的独特魅力,人文景观与自然景观完美融合。 在具有较高的人文艺术、历史文物价值的同时,还提升了天然石林的文化内涵和人文氛围,提高了旅游水平。 游览价值。 在行云流水的线条和雷鸣般的点画中,我们隐约可以看到庄子乘物游心的逍遥。

民国二十年春,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题写“石林”二字后,石林碑刻蔚然成风。 1962年6月,时任全国人大委员长朱德到云南视察边防工作。 从河口经建水视察边防回来的途中,他游览了石林,写下了充满笔墨的八个字:“峰峦耸立,山峦叠翠”。 字体遒劲有力,真正一笔画成,气韵相连。 蕴含着长期的书法造诣和深厚的文化修养。

石林摩崖石刻的铭文内容十分通俗,书法功力高,流传高超,雕刻精美。 参与笔划的游丝,或许像飘过的风,被风吹得不停歇; 或如枯藤,蜿蜒垂蔓,悬千丈。 或笔触奔放、大胆,想象力天马行空; 也可能留下来,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地徜徉,成为石林风景区的标志。 石雕艺术珍品。

天然,纯天然。 自然源于气质,我感受到写作者心灵中流淌的激情。 周中岳的后记:“陆南城西南三十里,有一大堆水,怪石高千刀,瀑布飞流。或许可以在云端装一台发电机,功率应该不小于今年春天,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公智洲来回巡视时,路过城东的李子清,看到奇岩怪石,怪石嶙峋,如千千万万个。千军万马,站起身来,奔向林,他很惊讶,便写下“石林”二字,以表志向。回来后,向鲁南县志报了此事。过去曾有这个名字,很巧合的是龙工题写的。前州牧师蒋元凯、学政张端良曾写过一首关于石林的诗,但这个名字并没有广泛发表。现在龙工已经有了刻有此石,应与三品有关,九花与云、土、云相结合。 《民国二十年五月剑川周中月记》,这样的书写颇有时光流逝的感觉。

“气、骨、云之根存在,终极自然存在。南天之柱,庄严无声。” 这是1942年云南省财政厅厅长卢崇仁在石林岩壁上的题词。 题词:“民国任年,大军云集,飞黍拉反刍,不就拿宁楚来说,今年收了田税,实货和军粮一起收,全省总共有四百万吨石料,占了农民年收入的大部分,负担很重。沉重,而且是为了未来。这在古代是闻所未闻的!北方有人支持抗战,能把事情办成。但如果不这样做,聚拢事情就不容易了。到各个县去指导。秋末,路向南。县长罗君子谦和云大附中的杨军春周校尉邀请我。尤言。我被丈夫感动了,我写了一段铭文。”

届时,10万中国远征军集结云南,将沿缅公路进入缅甸,抗击日军,抵御日军对滇西的进攻。 美军还在路南县奎格周边搭建了帐篷支援战事。 时任财政部长的卢崇仁正忙着向全省征收赋税以支援军需,所以他也参观了因龙云总督的青睐而闻名的石林。 连年的抗战,给人民带来了沉重的负担。 当年,全省税收400万吨粮食,占农民年收入的一半以上。 卢崇仁叹道:“背负如此重的担子,在古代是闻所未闻的!” 面对被誉为“天下第一奇观”的石林,面对高耸入云、寂静肃穆的剑峰石丛,卢崇仁的内心为之感动。 刹那间,他彻底抛开了平日所有的保留,沉浸在书法的狂欢之中。 一挥手,“气骨云根,终极自然存在,南天之柱,庄严无言”,表达了对石林勤劳朴实的劳动人民的由衷赞叹。

行走在这个书法的世界里,你可以感受到浩瀚飞扬的自由,无法阻挡的风雨,以及放荡不羁的心境。 欣赏言语就像欣赏人一样。 我看到他们用笔表达自己的想法,表情无拘无束。 或凝望千刃石峰,一缕夕阳涌出思绪; 或者一边随意挥毫写墨,一边慢慢欣赏古人; 或相约一边畅饮一壶浊酒,一边讨论书法艺术。 时光在崖石肌理中一点一点流逝,静水深流,书墨影影,胸中山峦山谷托明月清风,墨色流畅。终将成为永恒的芬芳。

岩石是绿色的——青芭蕉还在,叶脉上的雨水一滴一滴地注入白日冥想。 石气与泉气、书气一起自然流动。

这里没什么好享受的,但哪里能找到世外桃源——一种隐逸、宁静、内敛,既雍容又从容的境界。

永恒正直——笔触激情而爆发,个性之美与艺术之美融为一体。

悬崖飞云——八面英勇的冷光剑。

秦朝无处可躲,但这里却别无他处——书法氛围中弥漫着浪漫主义的洒脱情怀。

还不如呆在那里——在石林里过夜,在山里放肆地喝酒。

刚强无欲——一种微妙而不外显的审美境界,是不断积累和发展的。

一个陌生的世界打开了——狄俄尼索斯的精神和悠闲的心灵。

彩云深处——自然与热闹的水上乐趣,

凌云雄伟——李白笑着走了出去。 怎样才能成为鹏豪人?

高耸于天地之上——权力的壮丽与优雅。

玉树琼林就像一朵整齐地插在亭子里的莲花,无藤无枝。

徜徉在这些石刻之中,跨越时间的距离,你可以领略那些笔墨的前世今生,如八仙醉卧帘上饮酒,如白马月下驰骋,尽显温柔。和优雅的表情。 或许这就是“超越物象,入圈”的感觉。

迷人的石林石画

午后的光有一种朦朦胧胧的不确定性。 正是在这种不确定的光影中,我遇到了石画。 山水相映,秋水芦花,草香鸟鸣。 画家利用石林地区的天然石材、天然彩沙创造出独特的意境。

捧一杯热茶,细细观察,心境聚如丝,散如霞。

拥有2.7亿年历史的天然石材和历经3亿多年的天然彩沙,吸收了世间万物的灵气。 它们经过画工精心挑选,加工、切割、清洗、筛选,再经过数十道工序。 最终以艺术手法和独特匠心,将它们打造成独一无二的艺术珍品。 那些具有独特纹理和色彩的石头是这幅画的支柱。 因为他们的加入,整幅画顿时就有了灵魂,有一种回归自然的诗情画意。 艺术家的情感深深地隐藏在石画之中,让人从画中看到、感受到、触摸到。 石画本身也成为了艺术家情感的产物。

眼前的石画是石雕收藏家、雕塑艺术家曼花花与民间艺术大师潜心创作的神奇艺术形式。 他们将绘画、雕刻、剪贴等多种艺术手法融于一炉。 创作媒介独特,绘画技术独特。 新颖、前所未有、标新立异,是中国乃至世界绘画领域的一次创新和发展。

在越来越多的艺术形式不断创新的时代,并不是每一件艺术品都能符合人类的审美。 作为一件优秀的艺术作品,它不仅要表达情感,还要有审美追求。 石画独特的审美力量颠覆了人们对绘画的传统观念,树立了新的审美情趣。 它的出现不仅是一种新兴的社会现象,而且是一种全新的社会事物,影响着人们的文化、精神和生活观,也影响着人们的世界。 因为石画的诞生,绘画艺术变得更加丰富多彩,世间的万千变化充满了另一种美。

中国绘画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原始社会新石器时代的彩陶图案和岩画。 当时的原始绘画技巧虽然幼稚,但已经掌握了初步的造型能力。 他们能够掌握动物、植物等动、静态形态的主要特征,并用它们来表达先民的信仰和愿望,美化和装饰生活。 石画的回归自然在于源于自然,这是有价值的,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它深深植根于民族文化的土壤中。 既有油画的效果,又有国画的神韵。 其技法不仅仅局限于传统绘画,更强调生命力。 石画的材质源于自然,以自然表现自然,以物描绘物,赋予石头灵魂,赋予石头艺术生命。 可谓独具匠心,独具匠心。

石画所用的每一块石头都是艺术大师历经千辛万苦才收集起来的。 面对这些天然的石头,画家以独特的眼光精心挑选,凭借大自然独特的自然景观,经过潜心意境,巧妙地将它们排列在画中。 它大胆、自由地创造的独特透视效果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兼具高度的概括性和丰富的想象力。 杰出而大胆的技法和手法,不仅使石画在艺术勇气上独具特色,也因其不可复制而成为收藏家的宠儿。

Compared with Western oil paintings and other Chinese painting forms, stone paintings have more distinct layers, more regular concavities and convexities, are dynamic and plot-oriented, and are unique in reflecting real life. The vivid three-dimensional pictures have endless charm, or they can integrate natural landscapes and art to achieve the artistic realm of harmony between heaven, earth and man; they can vividly shape the images of real, historical, and mythological characters, as beautiful and moving as narrative poems; or they can express expressions that do not seek appearance but resemblance. The literati’s feelings of the world are transcendent and freehand; or they advocate the unity of character and painting based on the nature of the teacher and the source of the Dharma, which is full of Zen. The painting style of stone paintings is grand and rhythmic, ranging from rough and bold to detailed and magnificent, with rich content and colorful forms.

Stone painting can be called a wonderful flower in the art world. It is not bound by the world and dares to break time and space and transcend the times. An exquisite stone painting can immediately place people in the beautiful scenery of natural mountains and rivers. Each stone is a painting, a stone is a work of art, and each stone painting is a beautiful poem. Every stone painting is a microcosm of nature. From it, we can see the rich and colorful theme of nature, the will to focus on portraying the mental state, the stream of consciousness that expresses temperament, and the taste of painting with poetry, books, and books. Printed in a unique style that blends organically. A stroke of genius, uncanny workmanship, the integration of natural landscape and art, whimsical ideas, extraordinary creativity, and the harmony of heaven, earth and man have a breathtaking artistic appeal.

关于作者

宝玉石鉴赏_玉石鉴赏_玉石鉴赏下载/

Wen Binglun is a visiting scholar at Peking University and a member of the Yunnan Writers Association.

He is the author of the novels “Red Purple Red Dust”, “Three Shadows”, “Wolf and Cat”, “Black and White Moon”, children’s literature series: “Ballet Rain Arabia Fantasy Travel”, “Ballet Rain South Africa Soul-Seizing Journey” “, “The Adventures of Machu Picchu in Ballet Rain”; the novella “Love on a Boat”, “People Far Away and the World Close”, “Long Hair Falling on the Car”; large-scale cultural prose “Secret Words of the Border Town on the Left Bank of the Red River”, “Unfortunate” “Legendary Song”, “Yunnan Food Tour”, “City Memory Breeded by Panlong River”, “Cultural Kunming”, “Walking Light and Shadow”, “One Stone Breaks the Sky and Moves All Directions”, “My Love Runs to You”; Short story collections “Ride with the Moon” and “For Whom I’m Waiting for”; film scripts “Megor” and “Wanding Bridge”; TV series “The Story of the Woolen Mill”, etc.

Author: Wen Binglun

Editor: Pan Pan

Reviewer: Meng Hong

Source: Cultural Kunming Stone Forest Vol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