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中的玉文化如何进行评价

诗经中的玉文化如何进行评价

有学者指出:“周朝是礼玉文化的起源。”事实上,玉器早在距今8000余年的新石器时代就已存在,但是其真正被赋予文化内涵和社会功能,并以文献的形式记录下来,是从周朝开始的。在历史文献中,我们不仅能看到这一点,西周时期的诗经同样能够观察到此类现象。 

 

一、玉的祭祀礼器用途

 

西周时期,贵族统治者通过祭祀活动来表达“尊敬祖先,祈求福祉”的目的。玉具有通透、神秘、灵秀的特点,因此成为祭祀礼器的首选。在《大雅•云汉》中,“圭璧既卒,宁莫我听”一句描述的是周宣王在普遍旱灾的情况下,使用玉圭和玉璧来祭祀先祖和神明,进行盼雨的祭祀仪式。使用完毕的玉器需要与自然融为一体,被埋在土中。 

周代还存在一种名为“裸”的典礼,即君王将酒洒在地上,采取玉瓒作为酒的容器来祭祀先王。《大雅•江汉》中的“厘尔圭瓒,秬鬯一卣”这一诗句,描述了周王赐一柄圭形玉瓒和一坛黑黍香酒给召公,而召公用玉瓒将酒洒在地上来完成裸礼的祭祀仪式。此外,在出征前,周文王在郊外祭祀神灵以期取得胜利和安全回归。在《大雅•棫朴》中,有“济济辟王,左右奉璋”一句诗描述了这一场景。

在古代祭祀仪式中,侍从手中需要持有玉璋。这表明玉石在祭祀中的重要性和珍贵程度。 

二、玉石作为男女饰物

《说文解字》中提到,“玉,石之美者,有五德。润泽以温,仁之方也”。这说明美丽的物品用来装饰并不足为奇,尤其是玉石这样内外兼修的珍品,更是备受年轻男女青睐。

 

在诗经中,女性佩戴玉石不仅能够凸显其美貌和非凡气质。比如《郑风·有女同车》一诗中所描绘的美女“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将翱将翔,佩玉琼据”,不仅貌美如花,而且身上佩戴玉石。

在古代,女性佩戴的玉石饰品能够凸显其娴雅的淑女气质,尤其是垂挂的珠玉更加突出了这种气质。当女性登上马车时,所佩戴的玉饰会发出清脆悦耳的音响,使女性更加优雅动人。 

相比之下,诗经中男性所佩戴的玉石饰品更多彰显尊贵地位和从容风度。例如《小雅•瞻彼洛矣》一诗中的“君子至止,鞸琫有珌”,描绘了天子讲武评师的场景,天子亲自佩戴宝剑并且剑鞘镶嵌着华丽的玉石,彰显了天子的威严地位和威仪高雅。此外,《国风·周南·关雎》中“有匪君子,充耳秀莹,会弁如星”,描述了英俊的君子佩戴珠玉耳饰,气质非凡,风度翩翩。

三、玉器作为礼品的社会功能

随着周代佩戴玉石的盛行,玉器作为礼物的社会功能也变得越来越重要,成为人们传递情感的重要途径。 

《诗经》中的“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瑰;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其中所表达的不仅是深情厚谊,更是彼此态度礼尚往来、以德相待。

在《秦风•渭阳》一诗中,“何以赠之,琼瑰玉佩”则表明外甥送别舅舅时赠送的礼物。而在《王风•丘中有麻》中,诗中描述的“彼留之子,贻我佩玖”,可能是女子等待情人而情人不来时设想的情景。可以看出,玉佩在男女之间表达情意时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img

</img

四、玉作为美好的象征

玉石既是美石,又具备五德之美,因而很容易成为美貌和美德的象征。 

《诗经》中的《君子·偕老》一诗中描述的“瑳兮瑳兮,其人展也”,借用了玉石的纯白之美来写女子的容貌,使人感受到一种“清丽婉约”的美感。此外,在《卫风·竹竿》一诗中,以“巧笑之瑳,佩玉之摊”来描绘良人的容颜,表现了人的容貌与佩戴的美玉相辉映,更加增添了其妩媚动人的美感。

除此之外,诗经中还利用玉石来比喻人的美德,如《周南•关雎》中“见兔顾鸟,佩玉如花”,形容了一个美好的形象,既有美好的容貌,又有高尚的品行。

在经典文献《诗经》中,对于玉器玉石的描写非常普遍,其中,《秦风·小戎》一诗中有“言念君子,温如其玉”之句,是一位女子悼念征夫所作,表达了对于征夫文雅温厚、德行上佳的怀念和对于善美品质的珍视。而《大雅·卷阿》中的“如珪如璋,令闻令望”,则以玉作为比喻,褒奖周成王具备杰出美德和优秀素质。 

综合来看,《诗经》中对于玉器玉石的描写非常丰富,既展现了玉在西周社会生活中广泛应用的情况,也使玉石逐渐具备了文化内涵和社会功能,并在此过程中初步形成了传统的玉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