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玉器重材质:和田玉成新欢

汉玉器重材质:和田玉成新欢


和田玉把件

汉代玉器,改变了商周以来使用杂色玉和地方玉的习尚,重视玉材的选择,温润细腻的白色和田玉,成为汉代贵族阶层的新欢。这些千里迢迢来自远方的玉材,显然得益于张骞等人凿空西域、打通丝绸之路的成果。

汉代玉器的器型种类丰富多样,虽然璧、圭等玉礼器大多延续继承战国时期的传统,但装饰用玉、生活用玉和专门为保存尸体而制作的葬玉等,到了西汉中期武帝之时,新器类、新器型层出不穷。装饰用的佩玉中,新出现了玉舞人、韘形佩、翁仲、刚卯、司南佩等器型。玉剑首、格、璏、珌四类玉件齐全的玉具剑,更为多见,而造型纹饰更是花样百出,精彩纷呈。生活用玉中,杯、卮、樽、盂等玉容器明显增多。葬玉中,玉衣、玉九窍塞、玉琀和玉握等,组成了敛尸用玉的完备组合。

汉代玉器的纹饰,主要有两类:一类为几何纹样,最常见谷纹、蒲纹和乳丁纹,主要刻在环、璧、璜等玉器表面;另一类是动物纹,龙、凤、螭虎、熊、兽面以及神话动物的形象,均以写实为主,阴刻、镂雕、浅浮雕和高浮雕等多种表现技法,使得汉代玉雕动物纹饰,突破了商周以来玉器纹饰构图严谨、平衡对称的法则,出头露脚,扭曲蜿蜒,逐渐形成了飞扬灵动、充满张力的时代特征。

汉代玉器的雕琢技法,精细与粗犷并举。粗犷者,如玉琀蝉、玉握猪的汉八刀;精细者,如笔走龙蛇纤细若毫的游丝白描。而集大成的,则有合多种精熟技法于一身的圆雕玉器。西安咸阳汉元帝渭陵的建筑遗址中,曾出土仙人奔马、熊、鹰、戴冠俑头和2件辟邪等六件圆雕玉器,姿态生动,写实传神。